当前位置: 三上悠亚初体验 > 顶级丝袜美腿系列番号 > 春晖智控IPO没“硬本事”又要无功而返?高管行贿成“习惯” 股权转让如“过家家”
随机内容

春晖智控IPO没“硬本事”又要无功而返?高管行贿成“习惯” 股权转让如“过家家”

时间:2020-09-02 16:26 来源:三上悠亚初体验 点击:162

  浙江春晖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晖智控)自2020年4月份提交招股书申报稿至今尚无最新消息,该公司多次申请创业板上市,本次是否又无功而返呢?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财经频道注意到,春晖智控曾于2014年12月在新三板挂牌,自2016年开始该公司多次向创业板提交招股书,但2017年被暂缓表决,2018年未通过。百折不挠、“缠打”创业板,是否会被创业板发审“放一马”?我们相信,作为资本市场的守门人,尤其是当前创业板改革伊始,他们绝对不会放水。那么,春晖智控就要真的拿出“硬本事”了。

  研究结果显示,春晖智控从2018年开始净利润持续下降,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2亿元,同比下滑11.5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86万元,同比下滑12.71%。同时,春晖智控在股权代持、公司内控及业绩粉饰等方面的问题也备受关注。

  股权转让如“过家家”:从二至三折到溢价10倍

  春晖智控2019年至2011年出现多次股权转让,交易价格背后不知道有多少故事。

  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2009年11月25日,春晖智控前身春晖有限同意股东陶张林将其持有的公司9.095%的股权、梁宝来将其持有的公司5.623%的股权、韩慧中将其持有的公司5.41%的股权、曹国荣将其持有的公司5.032%的股权、陶国良将其持有的公司5.032%的股权,共计1348万股股份全部转让给杨广宇,并同意春晖集团将其持有的春晖有限69.808%共3116万股股份,分别转让给杨广宇11,888,511股、章嘉瑞13,607,285股、顾其江5,666,495股。

  春晖有限表示,上述股权转让价格均为每股人民币1元,因2009年该公司处于亏损状态,依照2009年3月31日为基准日经股东会核定的每股净资产1.18元,最终确定本次转让的价格。

  此后6个月,该公司股价又发生了巨大变化。2010年5月15日,该公司同意股东杨广宇将其持有的公司5%的股权共2,232,000股转让给梁柏松,章嘉瑞将其持有的公司2%的股权共892,800股转让给叶明忠,顾其江将其持有的公司3%的股权共1,339,200股转让给叶明忠,每股转让价格为人民币0.2992元。

  两次股权转让前后仅隔6个月,但价格却缩水7成。第一次折价交易5个月后,再次出现折价交易,随后再过6个月又出现股权转让, 村上里沙兽皇番号这一通操作让投资者看得眼花缭乱。

  2010年10月27日,春晖智控同意股东章嘉瑞将其持有的公司25.48%的股份共11,374,272股转让给杨广宇,每股转让价格为人民币0.2138元。同日,章嘉瑞与杨广宇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

  2011年4月17日,春晖智控同意股东杨广宇将其持有的公司1,085,921股、顾其江将其持有公司108,183股、章嘉瑞将其持有的公司33,505股转让给陈峰,每股转让价格为人民币0.2992元。

  接下来,杨广宇、陈峰溢价10倍左右转出股份。

  2011年11月23日,该公司同意股东杨广宇将其持有的公司5.4354%的股权共2,426,363股分别转让给吴国强1,339,200股、於君标1,087,163股;同意股东陈峰将其持有的公司0.63%的股权共279,125股分别转让给於君标252,037股、景兴江27,088股;同意股东叶明忠将其持有的公司507,顶级丝袜美腿系列番号500股、梁柏松将其持有的公司507,500股和章嘉瑞持有的公司297,112股共1,312,112股转让给景江兴,转让价格为每股人民币2.34元。

  综上可以看出,前后两年时间里,春晖智控多次股权转让且价格波动巨大,而该公司在招股书中并没有披露这几次股权转让的定价依据。此外,陈峰持有该公司股权仅5个月后就将部分股权转让,其中原因何在?

  发审委对此也非常关注,要求春晖智控补充披露历次股权激励员工受让股份的定价依据,交易资金来源是否合法,受让人在发行人的历任职务和时间,说明梁柏松、叶明忠、陈锋受让股权后在较短时间内转让部分股权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股权代持情形,是否存在相关纠纷。

  春晖智控及其前身均存在行贿行为?

  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春晖智控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为杨广宇,直接持有公司52,527,133股股份,持股比例为51.56%;杨广宇的兄弟杨晨广持有公司1,727,421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70%。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财经频道对持股情况进行查证时,两份刑事判决书进入视线范围,春晖智控及该公司前身疑似涉及和涉及了行贿行为。难道高管行贿养成“习惯”了?

  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信息显示,春晖有限的发起人之一为绍兴市制冷设备厂有限公司。根据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梁文军、单某乙滥用职权罪,梁文军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披露,“2007年至2008年间,被告人梁文军伙同张亮利用职务之便,为绍兴市制冷设备厂有限公司承接的晓阳水产公司冷库、跃滕水产公司冷库、云祥冷库二期工程的检验提供帮助,收受制冷公司杨某乙所送的好处费11.75万元。”

  资料显示,绍兴市制冷设备厂有限公司2001年成立时的两位股东分别为杨晨广和其叔叔杨言国。此后,杨晨广于2003年2月和2008年7月先后转让了所持有的该公司的全部股份。

  绍兴市制冷设备厂有限公司作为该公司的发起人之一,杨言国、杨晨广与春晖智控董事长杨广宇又是近亲属的关系。

  此外,更值得注意的是,据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李国松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一案披露,“2009年三四月份的一天,浙江春晖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监事长章某甲为感谢被告人李国松在科技项目申报、认定过程中的帮助,在李的办公室内,送给李人民币5万元,被告人李国松予以收受。”

  另据春晖智控公开转让股权说明书披露,章嘉瑞2001年11月至2008年10月任公司董事长,2008年10月10日辞去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的职务,随后担任公司监事会主席一直到2016年。

  此案中的章某甲是否就是春晖智控的原董事长、监事会主席章嘉瑞?章嘉瑞在2008年辞任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等职务是否与受贿行贿案件有关?此外,判决书中提到该公司在科技项目申报、认定过程中受到了所谓的帮助,那么涉及了哪些项目呢?春晖智控及其董、监、高是否还有其他类似违法违规行为?

  业绩增长现疲软疑似粉饰财务数据

  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春晖智控2018年营业收入出现下滑,这也是近5年来该公司营业收入首次出现负增长,更为严重的是,2019年营业收入加速下滑。

  2014年至2019年,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4亿元、2.87亿元、3.54亿元、6.21亿元、5.81亿元和5.03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3%、13%、23%、75%、-6%和-13.4%。营业收入连续两年下滑,同期净利润也连续两年下滑。

  2017年,春晖智控申请创业板上市被暂缓表决,发审委第二次审核中要求其说明其营业收入、净利润大幅增长的合理性。更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第二次申请文件于其在新三板申报材料和挂牌期间公告存在诸多差异。业内人士将该公司的这种行为总结为过度粉饰财务数据。

  当时,春晖智控不仅在粉饰数据上“露出马脚”,而且在节约成本方面还可能存在侵害员工权益的行为。

  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24次会议审核结果显示,发审委指出该公司2014年至2017年1月至6月期间存在未缴纳住房公积金的人数占员工总数的90%以上。根据该公司新一版招股书披露,该公司2016年及2017年未缴纳住房公积金人数分别占当期员工人数的10%、13%,这与证监会发审委所指出的数据有一些不符。

  春晖智控在2019年6月20日提交的招股书版本中,加入了一条实控人杨广宇的承诺:“若公司因本次发行前执行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政策事宜,被有权机关要求补缴社会保险金或住房公积金的,则由此所造成的春晖智控一切费用开支、经济损失,杨广宇本人将全额承担且在承担后不向春晖智控追偿,保证发行人不会因此遭受任何损失。”

(文章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
------分隔线----------------------------

由上内容,由三上悠亚初体验收集并整理。